一条肉丝

燕大哥,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今年中秋,我来陪你。 

.

.

.

.

.

.

.

.

.

.

.

.
.
我当时选了真武真是太正确太明智了!

拍摄技术?不存在的!




























































关于:认真写的东西没有人看,随手写的东西转发很多

蓝生0816:

同感。


密林菇:



Cyclops was right 我是阿力力:







对很多写手来说,都有这个问题。








认真写的东西没有人看,随手写的东西转发很多。
















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之后,以我的情况为例,得出了以下的结论:
















为何会这样:








1、认真写出来的文,埋了很多的梗,用了很多复杂的表达和复句。








所以:从阅读的难度来说,比随手写的文读起来难很多,慢很多。








这就需要阅读者有这个能力和精力去阅读,而一般情况下,能够理解你的这种表达的人并不多,大家喜欢更轻松的阅读。
















2、认真写的文,它所涵盖的意思更深。








它的主题并不是那么活泼,它晦涩,黑暗,甚至打碎希望。








大部分人在网络上阅读都是为了找个乐子,这就是为何爆米花片比晦涩的片子看的人更多的原因。
























我作为读者来说:








1、一篇文写得轻松好读,满足我想看的Kink的文,会非常乐意去读。很轻松。








2、一篇文写得很用力,非常晦涩但是感情表达非常赞。这种作者一般见到要收藏起来。比如真探圈的一些作者(一段时间不夸真探圈的文质量高就不舒服),这种作者是内心的大大,珍藏。她爬啥圈,我就吃吃原作,吃吃文。
















我作为作者来说:








1、轻松的文,写的很快、很爽,脑洞大开的爽感。








2、认真写的文,写的很爽,不快,腐蚀自身的爽感。








3、给我认真写的文、冷僻的文,留言的人,我会想给他们打钱。
















结论:








搭配写作,干活不累。








一个写了很冷,觉得没爱,一个可以找点人类的爱。








我很现实,需要人类的爱,没人看虽然也想写,但是略寂寞。可以在隔壁找爱。用隔壁的爱,来支撑那些冷文。








至于爱那些冷文的人,我想发财,给她们打钱。谢谢你看。













【卫聂】莫回首

*没有狂霸炫酷拽的二庄也很萌
*OOC有

天色阴沉沉的,空气间夹杂着令人厌恶的雾霾,远远的连绚丽的霓虹彩灯也看不清晰。
.

城市的白天和夜晚其实并没有多大差别,慵懒与忙碌并存,麻木与激进交织。
.

有人可以住在寸土寸金的地段喝着洋酒泡个小妞,闲来无事养匹小马打次高尔夫;有人只能蜗居公寓听从母训早日成家,朝九晚五还着房贷抱一堆娃娃。
.

恶性循环。
.

再来无数个人齐齐向天怒吼世道不公也无力改变。

**********

地铁是包罗城市万象的万花筒,活脱脱的上下班高峰第一风景线。
.

地面上拥堵不堪,想按时打卡上班的白领们只好将希望寄托于地下,每天拼了老命的从人山人海中生生硬挤出一条路来,在前胸贴后背的过程中等待到站。
.

卫庄,现年三十一岁,就值于银行,部门经理,说不好听了就是一基层小主管。平日里对理财颇有心得,除了死工资外经常可以捞点外快。
.

昨天晚上卫庄熬夜鼓捣文件,今天一起来连干两杯特浓咖啡,顶着两个黑眼圈哈气连天地挤地铁。
.

好不容易累死累活的被人群推搡上车,一只手啪地一下拍在卫庄肩膀上。
.

白凤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呦呵,我们卫经理昨个儿上哪耍去了?”
.

卫庄径直甩开那只鸟爪:“滚蛋。”
.

充斥着煎饼果子味儿的车厢里依旧妖娆的赤练幸灾乐祸:“呵呵。”

**********

一提起白凤赤练这俩人卫庄就不自觉想起当年他那悲催的第一次职场经历,妥妥的黑历史。
.

其实这仨算校友,卫庄毕业进了个证券交易所琢磨着先历练历练,偶然一次路过老总办公室发现里面动静不对,仔细一听声音还挺熟。
.

想当年卫庄也有血气方刚的时候不是,不能眼睁睁看着熟人被欺负啊。
.

于是卫庄退开一步,飞起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

赤练衣服有点凌乱,此刻正缩在办公室高靠背椅子后面,白凤鼻青脸肿躺在地上,满脸不忿像只受伤的兽。
.

姬老总见有人来了也没再动手,哼了一声昂首阔步的出门了。
.

后来卫庄听这二位说,原本赤练是来面试的,发现不对之后还算机警,趁姬无夜没注意播出去个电话,白凤就一路飞驰过来解救自家老姐外加找人算账了,结果不想低估了对方武力值反被人揍了。
.

卫庄听完之后长叹一声,反正我工作肯定没了爱怎样怎样吧。
.

怎么都得活不是,小人物的悲哀啊。

**********

折腾了一天总算下班,卫庄抬手瞅了眼手表一看都九点半了。
.

得,去便利店买速冻包子吧。
.

卫庄正站在冰柜前思考着选哪个牌子好,一抬眼就看见多年不见的身影在款台前结账,手里还领着个小屁孩。
.

“左边第三个棒棒糖,谢谢。”
.

啧,人家连孩子都有了。
.

卫庄回家熟练热好包子,张嘴咬了一口,呸,真难吃。

**********

盖聂,原本是与卫庄同系的师哥,估计是小时候跳过级,比卫庄还小一岁,后来因为不知名原因休学一年,就和卫庄同级了。
.

卫庄是个喜欢争强好胜的孩子,大一考试拿了个第一就想去看看大二的那位高手是何方神圣。回头一拿到分寝的单子卫庄就乐了,诶呦,室友啊!
.

不是冤家不聚头。
.

大二开学第一天卫庄去寝室看人,隔老远吹了个特九曲十八弯的口哨,走到近前手往门框上一支:“诶呀,盖学长,久仰大名啊!”
.

屋里的人正靠在窗户边上看书,阳光正旺,身边漂浮的尘土闪着荧光。
.

卫庄心里的小人狂拍手,点真tmd正,最老土的黑框眼镜楞能让盖聂戴出温和娴雅超凡脱俗来。
.

下一刻“砰”的一声巨响,卫庄吃了一鼻子灰。
.

卫庄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默默摸了摸鼻子。
.

幸好躲得快。

**********

同住一段时间后懒得要死的卫庄发现盖聂不仅生活十项全能还乐于助人。
.

于是在脸皮堪比城墙厚的卫庄一声声“师哥”攻势下,盖学长顶着一张红得吹弹可破的脸接手了卫庄一概杂事。
.

衣服懒得洗怎么办?找师哥。

食堂菜吃腻了怎么办?找师哥。

论文不会课后辅导怎么办?找师哥啊。
.

卫庄小日子过得这个舒服,天天心花怒放朵朵开。
.

大三他听到了盖聂休学的噩耗,重新挑起衣食住行担子的卫庄忙的脚不点地。
.

同窗损友兼隔壁宿舍的张良看着卫庄每天哀怨的脸,煞有介事的问他是不是失恋了。
.

卫庄随手赏了他个爆栗子。
.

大四那年盖聂归来,可惜忙着实习又不在一个宿舍的两人只有见面点个头的联系。
.

一毕业各自分飞,盖聂走了,厚脸皮的卫庄这次没好意思留。
.

一过就是十三年,卫庄没想到能再见。他父母早亡没人管,一贯自私自利的卫庄当年大度的没绑住盖聂,但如今远远看见那人牵着孩子的手,内心的触动也不是虚的。
.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把盖聂从通讯录黑名单里拽出来了,他不信盖聂一个电话没打过,只不过他自动拒接了。
.

抱着尝试的心态拨了电话,一声“小庄”传过来的时候卫庄欣慰地笑原来对方也没换号。
.

什么?小鬼是朋友的?
.

卫庄现在想高呼天助我也了。

*********

师哥,你我年过三十,我未娶,你未嫁,咱俩凑合一
下,可好?
.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你走。

**********

“师哥,我也要吃棒棒糖,彩虹色那个。”
.

“好。”
.

【卫聂】残垣

卫庄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脑子里总会莫名其妙的浮现一个白衣男人的身影,那个人的身形算不上伟岸,甚至比他自己还要单薄几分,却无端端的有一种熟悉之感,让卫庄忍不住想要去了解和接近。
.

卫庄每一次想要走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男人的嘴角含着笑意,无论走多远都无法缩短他和男人之间的距离,像在大海里漂浮一样的无力感,却如漩涡一般吸引着卫庄沉溺其中。
.

结束一天的忙碌,卫庄透过玻璃窗俯视着属于大都市的川流不息的蝼蚁般庸庸碌碌的人群,摇晃着高脚杯中的红酒却看出了狰狞的意味,光怪陆离的道路组成一张紧密的网,像浸入水中的窒息感不知不觉包围环绕。
.

他突然很想入梦,男人每次都会在不一样的地方出现,就像一起生活过的点点滴滴,久而久之猜测男人这次在哪里已经顺理成章的成了卫庄的娱乐活动之一。
.

在卫庄所见过的情景里,男人英姿飒爽过,面红窘迫过,沉思安静过,伤重垂死过。他就像一个旁观者,只有权利看着男人在世上挣扎,却连搀扶一把的能力都没有。
.

有术士曾经找上过卫庄,叫他别为一缕执念流连镜花水月,卫庄挥了挥手遣散众人,到最后还是在沙发上大梦一场。
.

门外老爷子伸手捻了下胡须,痴儿。不过是一丝残念,却硬生生撑了两千余年不散。
.

卫庄在他所乘坐的飞机剧烈晃动的时候,忽然觉得解脱,再睁眼时只见远处烈火熊熊,飞机残骸遍地。
.

他刚刚做了一个梦,梦中有桃林一片,飞花满天,他就站在男人对面,伸手抚摸男人的脸颊,还有温湿的触感,男人的头在他手心模糊的蹭了蹭,柔和的目光里带着决绝和无以伦比的怀念。
.

力量崩解,男人的身影越来越淡,卫庄的手向前急急一握,抓了个空。乱红飞撒,卫庄撞了满怀的花香,过往的一幕幕就在眼前浮现,卫庄笑不出来,更哭不出来。
.

盖聂就这样消散在天地间,失去了最后一丝力量,连执念也难以维系,魂飞魄散,干干净净,就好像从未存在过。
.

真是师哥的风格。卫庄自嘲。
.

我会把这一世好好活下去,但我不允许自己再一次忘记你。
.

天边火光耀眼,卫庄朝着相反的方向,缓缓走去。

炫炫二哈美照(ฅ>ω<*ฅ)

【卫聂】论如何正确的过年

[写着玩的不要在意细节]
.

卫庄不大喜欢过年。
.

本来刚和盖聂住到一起时他是十分期待这个节日的,然而事实又一次打了他一巴掌。
.

说好的二人世界呢?
.

那之后的每一年,不是荆天明那小鬼死缠着师哥不放手,就是墨家那一票人【尤其是荆轲】叫上盖聂去重建后机关城【其实是班大师的小别墅】美其名曰“同乐”。
.

据说人想的太多容易的抑郁症啊庄老板。
.

卫庄下定决心今年一定要把师哥拖出去旅游,春运人多我自驾啊【卫总我真心疼您秘书您老真是不出门不知柴米油盐】。
.

当盖聂从兜里拿出两张机票的时候卫庄心里刷屏的是师哥跟我真是不能再心有灵犀我的师哥要不要这么体贴。
.

“荆卿说燕丹好不容易同意公费旅游让我们一起去散散心。”
.

卫庄听到一声炸雷在耳畔想起。姓荆的你今年别让我看到你。
.

“他说给我们订了海景大床房。”
.

好吧我妥协了,看师哥很感兴趣的样子。
.

.

临出门前卫庄接到一条短信。
.

“天明说要跟他大叔一起睡哈哈哈哈!”
.

..........................

长期脑洞【这就是个坑√】

脑洞开了有挺久了。

就是想写一个在大明的背景里,有关权利倾扎,世情冷暖,众生如棋的故事。其间的人或情愿或不情愿,都游走在善与恶的边缘。在那个浑浊的时代,是非对错不过丹青一笔。在利益的争夺中,没有人能幸免。

女主很强大,不足也有很多。她会自私,会利用别人的感情,顽固执着的同时又善变,在意结果而忽视过程。她善于谋算,并深深享受于看戏设局的乐趣,适应这个时代的规则,但绝非没有牵挂。

男女主均为无CP设定,暧昧有。

说是大明背景,其实就看了大致明史,全人物原创与历史并无半毛钱关系,跟架空也差不多了。

内容大概是官场+武侠江湖?.......我也说不好⊙▽⊙

因为喜欢明代历史以及想表达“不正”三观才想写。大概会是长篇。目前在大纲和充实资料阶段。另外我总想表达不同人物间的共性和个性,目测笔力还要多练。

忙,闲下来写大概还要一年多,总之先记一下,这事不能忘。

【卫聂】记个梗

撕不烂,剪不断,扯不破,斩不散。

孽缘缠身!

卫家未来接班人一出生就来了个道士,留了四字评语就跑没影了,说是让他们自己悟。

悟你妹啊!卫小庄听说此事后不屑一顾嗤之以鼻。

直到后来因为阴气极盛一头黑发尽白,再加上有个男的三天两头来自己屋里串门才幡然悔悟。

这事儿不对。

懂了点道术的卫总裁看着一帮道士踌躇满志的来屁滚尿流的走就忍不住摸着下巴琢磨,为何我一先天招灵体质从小到大就见过一个鬼呢?

这大概是个两千多年的鬼妖盖聂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跟着二庄然后我也不知道是啥的故事。

就开个脑洞,写不写不知道,写得话HE一定的,不过既然大叔是鬼,二庄你就娶啥随啥吧也变鬼吧。

就这样。其实是最近看小说冒出来的梗= ̄ω ̄=